是啊

omega的日常

处在要烧没烧,37度多的状态一晚上了,感觉自己像要发情的omega😂😂😂身体发热,酸软,没力气😂😂😂嘤嘤嘤我的凯凯你在哪里,我需要你😂😂😂
话说9月末运动会,十一我和家里旅游去了。。一回来老师就要交下个月的教案和业务学习笔记QAQ做了老师才知道老师也有作业的!怒摔!昨天大队会,今天消防讲座和演习。。。第一个月工资还没到手就给家里买了个380的灭火器😂
现在还在电脑前写学校今天活动的公众号推送QAQ

是的,以上都是最近没更的理由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三十

第三十章

 

夜色下,一个高挑劲瘦的男人蜷缩着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不一会儿,似乎是裸露在外的皮肤感觉到丝丝凉气,整个人不自觉地向沙发里又钻得深了些。

 

“啪。”

 

“唔……大哥?”一向浅眠的明诚听到大门处的响动便醒了过来,他抬手按了按有些昏沉的头,尚未睁眼便开口叫住了来人,声音还带着些将醒时的沙哑。

 

“阿诚?”明楼一边快速的关上门一边摸着墙边的开关,啪地一声,视线便亮了起来,“怎么在这睡着了?也不盖上被子,有没有不舒服?”他快步走到沙发跟前,脱下手套探了下明诚额头的温度,“又有些烧!你呀……唉,算了吧,先回房间吧。”

 

明诚见明楼绷着一张脸,有些心虚,他张嘴想要辩解什么,但看着明楼写满担忧又格外严肃的侧脸,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得安静地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

 

“你先进被子里,把上衣脱掉。”明楼脱了外衣又脱了西装,只剩下一件衬衫,他一边挽着袖子一边看向杵在一旁的明诚,“还愣着干什么,快脱了,我给你擦身降温。”

 

“大哥,我不用……”

 

“自己先找体温计量一下度数,一会儿我要听到结果。”

 

“……是,大哥。”

 

明诚躺在床上夹着体温计望着天花板出了神,觉得明楼的气来得不明所以,转念一想又厌恶自己折腾了许久却仍未痊愈的身体,随即又被自己气笑了,明诚啊明诚,二十多年的风雨飘摇哪个不是自己挺过来的,怎么年龄越大反倒金贵起来了……他定了定神,掀起被子就要下床,却被端着水盆走过来的明楼抓了个正着。

 

“去哪?”

 

明诚赤裸着上身僵坐在床边,看着明楼放下水盆,厚实的大手朝着胸膛伸过来,距离越来越近。

 

“38度7,你准备烧到多少度才老实一些?”

 

腋下的体温计被抽走,明诚有些恍惚,又被强塞进被子里,只留下一条手臂在外边。

 

明楼拧干了毛巾认真地擦拭着明诚的手臂,看着温热的毛巾刚触到他时身体总要抖一下的情景,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总是这样,再冷都纹丝不动,可一旦热起来总要抖三抖,像是受不得别人对你哪怕一分好。小时候我不知费了多少功夫才让你肯乖乖的让我检查你被桂……你的伤势,几天后大姐要来照顾你,我反倒不舍得,也不愿再让别人来照顾你了。以前明台磕了伤了,都是大姐哄着去清洗、上药,我从未搭过一把手,谁知到了你这儿,我成了专属的护士了。”

 

“那时候和现在多像,你一样发着热,身体躺在被子里像小动物似的直抖,露着一条胳膊任我反反复复的擦着。”

 

“不过当年你身高才到床的一半,现在脚都要长出去了。这胳膊也结实了,也黑了,旧的伤疤已经去了,新的伤痕还未见消。”

 

叨念了许多,明楼掀开被子,开始擦拭明诚的脖颈和肩膀。

 

“我当初去做演员,最大的原因就是希望你能在屏幕上认出我,找到我,找到这个家……谁知道你和我走上了一样的道路。演员不比其他职业,大哥心里清楚你一个人是怎么咬着牙走过来的,我也不劝你什么,只希望你能好好的。你记住,无论什么事,都有大哥陪着。”

 

“大哥……”明诚的声音带着哽咽。

 

“我们都是最能让你放松自己的家人,我希望走出家门的明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回到家里的阿诚是累了便不用说话,倦了就到大哥身旁歇歇,心情好可以嬉笑打闹,心情不好便像明台一样到大姐身边撒个娇的孩子。”

 

“有些话,有些事大哥都迟到了好些年,等有时间大哥一样一样带你去补回来,你愿意吗?”

 

“不过前提是你要快点好起来,不能再让我们担心了。”

 

“大哥,”明诚像突然被阳光照亮的向日葵,明亮的眼眸里闪着数不尽的光彩,“医院给护士的伙食真不错。”

 

“嘿你小子!再说一遍?”

 

“我说大哥真帅。”

 

“这还差不多。”

 

明楼明诚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再加上洗洗擦擦的一直折腾到了下半夜才熄了灯。

 

因为近期经常赶戏休息不好,加上一直精神紧绷的照顾着明诚,明楼疲惫的抱了床被子放在明诚身边就合衣躺下了,可刚触到枕头脑子就嗡嗡地响,从内而外的,旋转着拉扯着疼痛,好像有把刀在脑子里刻着沟沟壑壑,又好像有一股引力要把他拖到地心的熔岩里去。


---------------

原本我是要写大哥在照顾阿诚的过程中因为一些反应意识到了自己喜欢阿诚,结果因为昨天的事一下子就变了方向,今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发现大家都有那么一段或几段压力太大,精神崩溃的时候。。。对于过去的我们来说大多压力来自学习,来自升学,而且我俩都曾经对自己动过手。。。不过考完试马上就好,立竿见影。。若干年以后,我有了孩子,我的孩子在各种人生关头的时候我一定会多关注TA的,嗯,最后希望逝者走好,生者长安。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二十九

第二十九章

 

“大姐...自打我认识阿诚起就一直关心照料着他,可你也知道,我们这行......”明楼陪着笑脸朝明镜解释,可还没说两句就被打断。

 

“你们这行!我知道什么的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当初就想让你好好读书,结果你倒好!不读书也不打理打理家里的产业,反倒天天穿的人模人样的拍什么乱七八糟的戏!”明镜提起明楼演员这个身份就生气,对着他数落了一番就转向明诚,“阿诚啊,姐姐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可你,你怎么也走上这行了呢!要不然你退出吧,姐姐送你继续读书好不好?”

 

明诚噙着笑意温和的摇摇头,“大姐,我很喜欢演戏,这些年我就是靠着演戏活下来的,还努力和大哥上了同一所大学。以后我有机会和大哥并肩工作的时候一定会好好照顾大哥的,您放心吧。”

 

“大姐,我向您保证,这样的事,无论在谁身上,都不会再有下一次。”明楼一本正经的发誓,“而且这一次的事情还有一些疑点,我还在调查中。”

 

“疑点?难不成有人存心要害我们阿诚?”明镜闻言焦急又气愤得很,“诶呀我看着医院环境也一般,这看着也不安全,明楼,你现在去找阿诚的主治医生来,跟他说一下,我们回家去吧,我把苏医生请来,再叫来几个信得过的私人医生暂且在家里住下,我最近也不忙,就在家给阿诚做做饭,自己人照料着总归放心些。”

 

“大姐,”明诚连忙开口“不用这么麻烦,我哪有那么金贵,而且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阿诚,就听大姐的吧,就算你晚些出院也是要跟我回家的,既然如此,一家人,不如早点团聚。”

 

“好,那一切都听姐姐的。”在姐弟三人满含期待的注视下,明诚点头答应了尽早回家的提议。明台甚至高兴的在一旁跳了起来,喊着“阿诚哥回来咯!阿诚哥回来啦!”被明楼一掌拍在背上才老实下来。

 

回程的路上,明台小心的开着车,明楼在副驾驶频频通过后视镜向后看去,明诚因为汽车的颠簸有些头晕,闭着眼靠在后排的椅背上,他移开视线,发现明镜跟他一样,也在注视着明诚。明楼默不作声的收回视线,转过头目视前方。

 

明镜看着和明楼明台相较,身形单薄,脸色也略显苍白的明诚,心底一阵酸楚自责。她明镜一生光明磊落,却唯独对不起两个孩子,尤其愧对这个打小就被拐走的弟弟。幸好,阿诚这孩子性子好,品格好......不会,不会怪她……

 

“明楼,”明镜轻喊了一声,“你把阿香调给阿诚做助理吧,这几天先让她回家跟我一起照顾着点。”

 

“行,大姐,您放心,我这边一有时间也会马上回来照顾阿诚的。”

 

“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阿诚!”明镜嗔怪了一句就不再说话,转头静静地看着身边失而复得的弟弟。

 

“阿诚,这就是咱们在北京的家,等你好点了姐姐就带你回上海,明公馆,就是你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明镜推开大门拉着明诚朝里走,“这边格局和上海的房子几乎一样,你的房间在二楼,我已经叫人收拾好了。”

 

“大姐,”明楼打断道,“阿诚伤尚未痊愈,一个人住楼上我不放心,不如让他住我房间吧,反正我白天都拍戏,不在家,不耽误他休息,晚上我还能照顾一下,至少也能递杯水,拿个药不是。”

 

“大哥,那你晚上可注意点,别一翻身把阿诚哥挤下去了!”明台露出满含深意的笑容,挑眉看向明楼,见他抬手要打,嗖地一下跑到了明镜身后。

 

“嘿,你小子!最近大哥没教育你是吧!”明楼见明镜瞪起了眼睛,讪讪的放下了手。

 

“明楼!怎么说话呢!明台说的是实话!你这身材是该注意些!”

 

明诚看着眼前琐碎又温馨的场景,心里涨得满满的,温热的爱意淌进心里,赶走了最后一丝孤独和清冷。他笑着走上前对着明楼耳语道:“大哥,这场景可跟你说好的不一样啊,在明家,你还是?”

 

“你说什么?”明楼假装不悦,板起脸看着明诚。

 

“在明家,自然是您说了算。”明诚笑得滴水不漏。

 

“走吧,一起回房间换个衣服,准备吃饭。”



戳了个保卫萝卜~~~等我多做一点抽奖送给你们好不好啊~~~我的小天使小可爱们~一直在想送你们什么好~~~粉丝数每到一百我都在床上打滚23333直到看了战斗吧男神,我终于有了灵感2333333

话说明天开始我就要正式工作啦~不知道上班有没有时间摸鱼写文(•‾̑⌣‾̑•)✧˖°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二十八

第二十八章


红色的荧光数字不断地在改变,狭小的空间里连身边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明台,我,诶呀,姐姐紧张。”明镜跺着碎步,手拎着的大大小小的袋子也随之摆动,明台转身面向她,也是同一副光景,刚踏进电梯时,两人连楼层都是明台用手肘勉力按上的。


“姐~紧张什么呀,我不是在路上给你看过阿诚哥的视频了吗,英俊潇洒,仅比弟弟我差上那么一点点。”大男孩幼稚的仰着头翘着嘴角,得意得很。


“你呀~”明镜想伸手点点明台的鼻子,可抬手便感受到手上的重量,才被驱散的紧张感迅速回笼。


“不知道那孩子会不会……唉……”


另一边,病房里,自得知姐弟二人已经在停车场下了车起,明诚就没停下整理房间和着装打扮的动作,明楼看着他额角浮出的汗珠,心里焦急,一边担心他身体未愈,一边怕他累到,想上前搭把手却又被赶到一旁。


明诚虎着脸把明楼按在角落里的椅子上坐下,“大哥,平日里你哪里做过这样的事情,你加入我还要分心看着你别帮倒忙。”


明楼摸摸鼻尖,欣喜于明诚和他日渐缩小的距离,换做从前任何一个时候,他都不会同自己打趣。不过……放下手指,看着明诚忙碌的整理床铺的动作,一种充盈的幸福感从心底升起,温暖中又像是被羽毛骚动,带着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都痒痒的,明楼恍然间忘记这里是医院病房,只觉得和明诚一起的每一处地方,都像一个温暖的家。


笃笃笃!


听到有节奏的敲门声,明诚像触电一样挺直了脊背,转头看向门口,手里的被角软软的跌回床上盖住了枕头。


“阿诚。”明楼温和的看着他,“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明诚沉声道,而后连忙快而不乱的重新整理了床褥,快步走到门后深吸了口气,按下了病房门把手。


“阿诚哥!”门开后最先迎接出现的是明台满手的礼物,而后他大臂一张扑到了明诚身上一把抱住了他。


“明台!松开!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阿诚还病着!你还去闹他!”明楼连忙上前将明台扯开,用眼神询问着明诚有没有不舒服,可明诚并没有回应他,而是专注的看着站在门口略显手足无措的女人。


“明楼!你别欺负明台!明台你也是,怎么没个轻重!”顺着明楼的话说下去,明镜在熟悉的言语中多少放松些,可再张嘴还是忐忑的很,“阿,阿诚,你还好吗?没被明台伤到吧?”尾音竟带着些颤抖。


“我没事,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明诚轻轻摇着头柔声道,“谢谢你来看我,大姐。”


“诶!”看着明诚渐渐泛红的眼圈儿又听到那带着鼻音的一句大姐,明镜再也忍不住,扔下手里的东西就上前抱住了明诚,手轻轻拍着明诚挺直的背脊,“好孩子!好孩子!大姐在这呢,好孩子……”


明诚只觉得恍然间陷入了一个温暖柔和的怀抱,像是一直踉跄在坎坷的密林中的丑小鸭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湖泊和等待它许久的家。这种柔软细腻,像阳光一样笼罩了周身的爱,这种令人向往,令人羡慕的爱他只在桂姨没近乎疯狂之前短短体味过一瞬,而后只能守着仅有的变了味道的一缕阳光在黑暗里活的愈发刚强。


明楼看着身材高挑却瘦削的弟弟和仿若小时候一般不停地拍着后背哄人的大姐紧紧抱在一起,不知道是谁安慰了谁。


明楼悄悄拭去眼角不小心滚落的泪珠,“大姐你长途跋涉,阿诚身体也还虚着,咱们去坐着说话吧。”


“好好,哎呀你看我,一激动呀,就什么都忘了。阿诚啊,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跟姐姐说啊。”明镜扶着明诚来到床边坐下,明台搬来了凳子让明楼和他面对着坐下。


“大姐,我真的没事了,大夫说再在医院观察调养一两周我就可以出院了,我前两天都可以复工拍戏了。”明诚见明镜一直担心的看着他,言语轻松地解释道。


可明镜反而更加伤感,眼眶更加湿润,“这些年,苦了你了。”说着,将手覆到了明诚的手背上,“大姐这么晚才来看你,”明镜的声音愈发哽咽,“你,唉,你怪我也是应当的,我也怪自己。”


“大姐,”明诚含着泪微笑着摇摇头,用另一只手握住明镜不断传来温暖的力量的手,“阿诚永远不会怪您的,是您和大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明家的几个月一直是我这辈子最怀念的日子,那时因为桂姨的缘故我不太敢跟您亲近,后来离开了才后悔为什么没珍惜这么好的姐姐。”

“你这孩子,”明镜终于多少放下心来,可随即又板起脸,“明楼!你是怎么照顾弟弟的!阿诚在你身边怎么能伤的这么重!”

——————————————

隔了这么久才更真是对不起大家(╥╯^╰╥)前阵子忙着教师考试,成绩不是很好,搭边,现在也不知道开学到底能不能去上学校,之后又被抓壮丁做有声漫画😂😂😂边继续学习边挖门盗洞的把漫画弄成动的😂😂😂

开学前还会更新不少,嗯,尽量在开学前多更点😂😂😂

最后,祝我们的演员朋友王凯先生生日快乐❤影迷朋友陪你一起细水长流❤

最后后!这章我给自己写哭了啊!我的泪点最受不了家人朋友离别相聚的场面了( •̥́ ˍ •̀ू )

生日快乐❤❤❤这位演员朋友
这一刻我仿佛又回到了高中初初喜欢明星的时候❤❤❤
无比激动着,开心着也感动着的一颗少女❤❤❤

护护!是你下凡了吗!
下午刚说家里这边总是没什么好看的天😂😂😂于是晚上它治好了我的不服
两张图片隔了五分钟~第二张是我整个人趴到窗台上拍的😂
另外,扶朕起来!朕7天内一定更文!

在商场见到他们就走不动路了,这明明是季三哥和李熏然啊!!!萌的不行不行的! 然后上一个区的招聘考试已经结束了,因为我报的学校太好了😂😂😂招12个教师,169个人报,于是我光荣的下去了😂😂😂马上下一个区又开始了,明天就去现场报名了_(:3 」∠)_  最近一直没更新感觉好对不起大家_(:3 」∠)_ 然而天太热加上要一直学厚达500多页的教育理论基础_(:3 」∠)_还手欠答应了人家做有声漫画_(:3 」∠)_ 实在静不下心来写文_(:3 」∠)_  你们还会爱我吗,我一定会回来的!!!

生啦生啦 到啦到啦~费米太太的投喂到啦,我家人使劲问你是男的还是女的(笑cry) @whatdidfermiparadoxsay  

被幸运女神眷顾的我竟然得了费米太太的恩宠!!!!!

作为东北girl从没吃过螺狮粉,鉴于家里有老人,费米太太友情提示选了脆冬枣~还买了软软的鱼豆腐~~

快递到了之后打开给姥爷吃,竟然差点吃哭他(笑cry),他说小时候总吃这个,因为他爸爸喜欢吃。

不过眼神不好的他刚开始还说,诶,你这是啥玩儿应,脆冬冬?



最后,昨天起大早去给16号的教师招聘考试报名来着,提前了半个小时到竟然排到了325号。。。。。。祝16号笔试能通过QAQ

笔试面试都过了就恢复更新。。。要是没过的话。。。不,一定会过!

不让有生之年变成真正的有生之年!!!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二十七

第二十七章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这么长时间没更。。我都忘了标题上的章节数字是阿拉伯数字还是大写数字。。回去复习了一下才确认的。。。消失的日子里我在准备教师招聘考试。。毕竟是找工作的事情,比期末考试还让人焦心啊QAQ

成功的话我将变成孩子王,语文老师又大多是班主任,以后会不会暗搓搓的边看自习边写文233333333

好想教到阿诚那样又乖巧又帅气又聪明又懂事的孩子,想想都觉得好美好(流口水)

----------------------

天……应该是黑了……

 

明诚觉得病房大概是没开灯的,不然他怎么隔着眼皮都能感受到浓浓的夜。

 

他想睁眼,长而密的睫毛颤了颤;想张口说话,柔软干裂的上唇慢慢的离开了下唇;想用胳膊撑起身体下床,右手拇指和食指在床单上轻轻抽动了几下;想……想去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毕竟吊瓶里的药液最后都走了肾,可高烧过后肌肉的酸涩感让他完全提不起力气,最后一切的一切在他的努力下汇聚到喉间,在憋得都上不来气时终于如愿咳了起来,身体随着咳嗽的抖动醒了过来,同时醒来的还有守夜的明楼。

 

白天忙了一天,夜里好容易浅浅的睡过去,还没解乏,明楼便被明诚的咳嗽声惊醒,思路混乱间嘴上也顾不得说话,下意识将明诚抱在怀里拍着后背给他顺气,待明诚不咳了,明楼也完全清醒了。

 

病房里只有靠窗的地面有幸得了两条柔白的月光,其余角落都被黑夜填得满满的。

 

“阿诚。”明楼推开明诚额前的碎发,将手心贴在他的额头上,半响,又撤了手直接将自己的额头抵了上去,“还好,没烧起来。”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带着些熬夜或劳累的时候总有些的沙哑。

 

“大哥费心了。”明诚顾不得思考两人再近一点都可以碰到鼻子的距离,满脑子只想着另一件事情。“大哥……我……”

 

“我扶着你慢慢下床,别急,怕你头晕。”明楼掀了被子将他捞起来,待明诚站稳便松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给他披上,“卫生间有换气窗,别冻着。”

 

站在哗哗的水声里,明诚终于分出一些精神来思考,回味此生只在明楼身上体会过的两个字:默契。

 

娶妻当娶大哥,这般默契的。明诚一边穿好裤子,一边定下了目标。

 

第二天清晨,剧组又张罗起来,不过这次的拍摄地变成了明诚的病房,正合上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妆面都简单许多。

 

明楼换上了一身戏服,白大褂配上近来因为照顾明诚而消瘦的脸庞,十足的医界精英范儿。趁着没开拍他走到明诚床前,看着捧着道具书看的津津有味的弟弟又宠又气,“书上有没有写昨天你在5楼空病房里躺了多久啊?”

 

“不过是稍歇息了一阵子。”明诚仍旧镇定的拿着崭新的道具书,视线一行行的扫去,不一会儿便翻了页。

 

“那书里有没有写有个总是不在乎自己身体的逞强弟弟,可怎么办好呢?”看着明诚头顶刻意保持的略显凌乱的毛茸茸的发型,和被书挡去一部分的微红耳尖,明楼像被谁在心上轻呼了口气,暖暖的也痒痒的,便忍不住再去逗逗那人,“大哥为了体现在家里他还是说了算的,昨天便通知了其他家庭成员到二弟那里开会,中午大概就到了。”

 

闻言明诚瞪着眼睛从书里抬起头来,未待开口说话眼圈便泛了红,“大,大姐也会来吗?”

 

看明诚红了眼圈明楼才暗叫不好,可转念一想多年未见,一家人积压的情感太浓太深,见了面总是会失控上一阵子,提前让他有个准备,省的一会儿见了人太激动对身体不好。想到这,明楼对着明诚安抚的微笑道:“一家人,一个都不少。”

 

心里有事情赶着,搭戏的二人又默契到了骨子里,明诚在《无影灯》里的最后一场戏便提前一小时结束了,医院里也不好吆喝,众人只能凑到明诚床前纷纷祝贺他杀青,也感谢他拍摄期间的帮助。

 

在导演的催促下一众工作人员才带走了自己吃饭的家伙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病房,导演最后关门时,抬头便对上了明楼赞许的眼神,和一个谢意的微笑。

 

“阿诚,我叫了粥,应该马上就到了,昨天刚发了烧,今天要多注意些。”明楼说着将明诚的被子盖高了一截,转身去卫生间将毛巾打湿,哪怕人在卫生间也一直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大姐来之前你先休息一会儿,补充补充体力,哪里难受一定要跟我说,万不可逞强。”

 

热乎乎的毛巾轻柔的触着发了汗的额头和脸颊,舒服又放松,明诚躺在病床上看着明楼抿着嘴小心的动作,不由得笑起来,“我是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大哥你不要把我当古董瓷器了。”

 

“如果是瓷器那应该是上好的青瓷,不流俗,有骨气,恰到好处的美。”明楼收了毛巾,看着明诚一本正经的评论着。

 

“……大哥。”明诚无奈,又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就侧身转到另一边躺着,闭眼假寐,不再理会明楼。

 

“你这样倒像是当年的小阿诚做出来的事情。”明楼笑看着只将后脑勺留给自己的明诚,突然觉得现在这一刹比漫长的时光更温柔,连冬天干燥的空气都是柔的、暖的。明楼感叹,大概没有什么比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更让人幸福的了,更何况失而复得的完整。

 

他突然也开始翘首期待大姐和明台的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