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入梦(靖列)(肾污?甚污!)

第一次发文(*/ω\*)啰嗦的好多好多,想直接看文的往下拉↓↓↓


我是个奇怪的水瓶座,好多点和广大人民群众都不太一样


总是不要形象却又带着些的微妙的腼腆(?)还是应该说闷骚😂


就比如说刚开始时给别人留个言都要做个心理准备😂


再比如说高中的时候替去陌生的班级叫一下课代表都要在教室门前演练一下😂


还比如说曾经喜欢个人,中午我家人给我送了一块西瓜,我用平时套好的关系去学校楼下小卖铺冰镇了一会儿,然后在西瓜皮上浅浅的刻了字送去给人家,希望他能get到我的意思。。。。。。。。。。。。。。😂


总之迷之腼腆今天终于做好准备发文了,而且是污得滴出墨来的污(*/ω\*)


脑洞来自@爱咋咋地_啦 


顺带加上我自己喜欢的一些些东西(*/ω\*)就是喜欢看虐身怎么办!!!每次看电视剧看到虐男主到男N的身的时候都心跳加速(*/ω\*)室友说担心我以后的男朋友是个残疾人(手动狗带)


【【【【【【【【【【正文】】】】】】】】】】


梅树繁盛、凋零,再盛、再凋……


时间在烽火狼烟中过得飞快,仿佛挥刀一下便是一年。杀伐与固守,忍辱却负重,便是今日的萧景琰。


“小殊,今日是你生辰,可我在北境作战半年之久,分身无术,没寻来生辰礼物,你不会怪我吧。”


“好了,不逗你了。”萧景琰微笑着从怀中取出一纸文书,“这是此次作战的捷报,我提笔便先写给了你,复誊了一份才送回金陵。”


萧景琰右手向前一送,捏着纸脚的拇指微松,火舌便攀上了薄薄的纸张,瞬间将它吞没。他盯着面前的火盆,怔怔的出神,火光跳跃间映出因连日的作战越发清减的下颌。


“这份礼物,可还满意?”


列战英进帐便看见这样一幅景象,殿下身边的悲伤浓郁的似能触到实体,丝丝绕绕,缠的心口生疼。


“殿下,军队整修完毕,回京事宜已打理好了,明日便可出发。”列战英开口,清朗的声音唤回了萧景琰的思绪。


“好,近日辛苦大家了。传令下去,今夜允他们稍作放松,明日精神百倍的出发。”


“是!”


“对了战英,一会儿你送几坛酒来,今日……是小殊生辰。”萧景琰声音有些低哑,“陪我喝两杯吧。”


“是!……殿下,要注意身体。”说罢,列战英行了一礼,便退出了主帐。他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昏黄,剑眉微蹙,薄唇紧抿。


林少帅,愿今夜您能故地旧游,予殿下一夜好梦。


“殿下!您别喝了!再喝下去明日行军怕是要头疼了!”看着萧景琰摇摇晃晃地站起,似要再开第六坛酒,列战英急忙上前扶住他。


“小殊……呵呵……生辰,快乐!”


“……小殊……小殊……小殊……”


醉中更易勾起伤心事,萧景琰只念了几声小殊便红了眼圈,脚步踉跄,也不往酒坛那里去了,只在帐子里绕了几圈,便渐渐站定,一动不动地低着头,凝视着地面。


列战英见殿下不动了,便慢慢松开扶着殿下的手,也静静立在一旁。


平日里他十分庆幸自己是副将,外能同殿下一同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内能处理府内军中大小事务,替他分担些劳累,最重要的是可时时跟在殿下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


可每年的此日,他又痛恨自己只是个副将,无法安慰殿下失去至交好友的痛。


“殿下,夜深了,我扶您到榻上休息吧。”


见殿下没有反对,列战英便上前架起他的右臂,慢慢走到榻前,放下手臂,一件一件的帮殿下卸去铠甲,扶他上榻,正待离去时突然被狠抓住了手腕,猝不及防间被拉向了床榻,狠狠压住。


“小殊,是你吗?”


月色朦胧间 ,醉的昏沉的萧景琰只见一身着铠甲的少年转身离他而去,头脑还没做反应,身体便先行动,留住了他。


“小殊!你别再想走!我不许你走!”


列战英看着带有浓烈酒气的唇离自己越来越近,看着那闪着疼痛的眸子直视着自己,刚曲起的试图阻止的手,缓缓放下了。


林少帅,今日,便让我替你,入一次殿下的梦吧……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