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这是一篇有毒的生贺。。。祝子木生日快乐~~~~

这篇文真的没文笔,没逻辑,有毒,本来是想写的搞笑一点。。。可写完我自己都觉得不好笑。。这个脑洞在我脑子里很久了,能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写出来甚是高兴啊~不过万万没想到我发的第一篇楼诚文竟然是这样的

祝 @是子木啊 生日快乐~~~黄金周等我!

明诚今日向明楼请了半天假,说是要办私事。他安排好工作后便微笑着出了新政府大门,步行来到一家餐厅前,路上还在一家西点店买了块精致的蛋糕,挑选时甚至心情很好的哼起在法国学过的歌。

他理了理西装,踏进面前的餐厅。明诚浏览着菜单,想着今天的特殊,便指着标价最高的菜品向等在一边的服务生道:“就这个吧。”

“先生,这是您点的面。”服务生单手拖举着一个盘子来到明诚面前,将菜肴和餐具一并布置好。

明诚拿起筷子,翻搅几下盘中的面,眉头越皱越紧,“你说,我点的是什么面?”

“海参炒面。”

“那海参呢!”他一把将筷子拍在桌上,“海参炒面炒成这样,一块海参都不见,你们老板得多得几成利?”明诚愤然,可一想今天的日子,便压了压怒火,低声道“将你们厨师叫来。”

服务生战战兢兢的跑向后厨,不一会儿,一个看起来颇为可靠的身影出现了。

“先生?”明诚讶异地看着明楼系着围裙拿着锅铲朝他走来。而后片刻便明白了什么似的低笑了出来,“先生是想向我解释,您是海参,所以您抄的面便是海参炒面?”

“还是阿诚最懂我。”明·海参·楼欣慰的抿着嘴低笑,“我知道今天是子木生日,你感谢她最后让我们安生的在一起了,所以定要出来庆祝一番的。”

明·海带·诚眼神闪烁的看着明·海参·楼道“所以面里没有海参是因为番外?”

“咳咳,这家餐厅我包了一整天,今天,在这里,我们不用顾忌。”明·海参·楼避开了不想回答的问题,坐在了明·海带·诚的对面,双手灵巧的一翻,桌上便凭空出现一块珊瑚,“送你的。”

明·海参·楼将珊瑚递过去的瞬间衔住了面前海带的薄唇,直到面前的海带有些颤抖之后才放开了他,“还是如往日一般微咸。”海参舔着嘴唇笑道。

“大哥以后不要在夜里反复洗澡了。”海带诚拍掉了海参楼在他柔韧的腰上不老实的手,“你已经不如往日一般清瘦了。一会儿子木的生日蛋糕我吃您看着就好。”

某天,明·海蛎子·镜翻着菜单惊奇的道:“我常常来你们家店,之前怎么没发现菜单多了海参炒面的呀?”

静立在一旁的服务生握着笔的手一抖,心里暗骂着新来的服务生将菜单错拿成上次海参先生特制的了。可未待他做出解释,那边明·海蛎子·镜再度开口“海参个头大吗?是正经海参吗?听说最近有些海参个头大的很,不过确是连泡了许久发起来了,一点都不实诚。”

服务生赔着笑,面上说:“不好意思,海参是不是正经海参我不知道。”心里却咆哮着:海参一点都不!正!经!简直晃瞎了我服务·海绵宝宝·员的眼睛!压着海带在员工休息室酱酱酿酿,得亏海带纤细又柔软,不然准得被那坨胖海参压坏了!

评论(4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