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六

第六章

 

“我叫齐勇……但我为自己取了艺名,叫……明诚。”明诚绷着眉眼,几乎一字一顿把话讲下去,吐出最后二字时,他的眼神几乎锁在明楼身上,生怕错过他脸上可能会出现的任何一丝反应,疯狂搏动着的心跳将空气都搅和的窒涩无比。他不敢心怀过大的期冀,可向阳的枝芽却本能的从敏感的神经中蔓延出来,紧紧盘踞了心房。

 

“你再说一次!”明楼收起适才谈天时的温和,连声音中都渗透出不同于之前的威严。明诚留心到他微张的瞳孔①,缚裹了整颗心的枝芽悄悄松了松,挪开了条缝隙。

 

“我叫齐勇。”

 

“下一句!”明楼坐直,像盯着要捕食的猎物般直视着明诚。

 

“我为自己取了艺名。”明诚看着明楼的眼神,顺意继续道:“艺名叫明诚。”

 

明诚话落,明楼久久没有回音,他的眼光在明诚身上游走,扫过他浓密的眉、晶亮的眼、高挺的鼻梁,紧抿着的嘴唇,又掠过他单薄,颀长的身躯,最终回到他颤动的眼睫,回到晶亮的眸子里。

 

良久,明楼终于开口:“你是哪里人,家里,家里还有什么人?”蓦一张嘴,明楼才发现,自己沙哑的嗓音像是声带擦着骨头勒出来的,他却全然不在意,只是紧盯着明诚。

 

“我是黑龙江人,父母在我十二岁时不幸身亡,家里没什么人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问起这些,只是,我有个弟弟,也叫明诚。”明楼叹了口气,移开视线,虚盯着地上不知哪一点,“是我不好,没看住他,他十岁时失踪了,当时我们等了许久,也没见谁来威胁,大概是被拐走了吧……”

 

说到这里,明楼显出了少有的颓唐,他眼里的神采一点一点褪去,哪怕靠在床头也始终端平放正的肩膀,此刻却卸了力道。他仿佛又陷入了当时的绝望与悲痛里,不可自拔。

 

想起当初的场景,大姐日日落着泪守着电话,生怕漏过什么信息;自己早出晚归,联络着各界许多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士,从地方政要到街边乞儿,一层层托人打听着;连明台都乖巧许多,没吵着问小哥哥的去向,只是扭着大姐的袖子陪着她,小小的身子陷在沙发里,顺着大姐的目光一同盯着安静的电话机……

 

悲绪上涌,脑子里又是一片金铁交鸣之声,明楼死闭着眼,抬手去敲击额头。明诚见状,急忙按住明楼,再度帮他按摩起来。

 

明楼突然的状况打乱了明诚心里的不安与激动,他满心只剩下对明楼的担忧。过了好一会儿,他见明楼的眉头有舒展开来的迹象,便小声的张了口。

 

“我相信明先生和您弟弟一定会重逢的。”

 

“嗯,借你吉言。不过,还是要批评你唤错了名字。”

 

“……是,大哥。不过在外面,我还是想称您作明先生。”

 

“也好,省的麻烦,不过别忘了,有事情,就来找大哥。”明楼充分表达着新任大哥的温暖,语重心长,“天色不早了,你也辛苦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明楼注意到明诚眼下一圈暗青,便不想再让他劳累。“不过你不是演员吗,下午怎么会在举反光板?”

 

没料到明楼会在下午就注意到他,明诚有瞬间的跑神,“啊?嗯,合同已经签了,但这两周都没我的戏,又不能离开剧组,所以我就在剧组四处帮帮忙,学学经验。”

 

“年轻人,多学学是好事,不过也别太累了,你回去吧,明天有时间再见。”末了,明楼眯着眼,向着明诚,唇角拉直,嘴巴几乎笑成了一条横线。

 

明楼的笑容落在明诚心里,几乎把一池寒潭都蒸成水汽,之前缠在心间的枝芽,瞬间便散开,举着花儿欢呼着奔向了漫山遍野。

 

“是,大哥。”  

 

明诚一关上门,明楼的笑容就消散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他面色严肃的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查一下真名齐勇,艺名明诚的人在《无影灯》剧组的合同是怎么回事,要快。”

 

不一会儿,明楼的手机便收到几张图片,他皱着眉点开图片,随后再次拨通了电话,“您好,李导,我是明楼。”

 

①根据网络,当人遇到令人厌恶的刺激或惹人生气、讨厌时,瞳孔会不由自主收缩;相反,当遇到令人心情愉悦的刺激时,瞳孔便会自动放大;当主体感到恐慌、愉悦、喜爱、兴奋、激动时,瞳孔会放大到平常的4倍。如果瞳孔不起任何变化,则表示他对所看到的事物,持一种漠不关心或者无聊的态度。


评论(2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