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八

第八章

 

明诚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不过随即又投入到李熏然的角色里,以李熏然的头脑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和那人一起配合完美地解决了这帮人。

 

目送着那帮人互相搀扶着跑远了,李熏然松了口气,靠在墙上,渐渐滑坐下去,石墙蹭着左肩留下一条血痕。刚刚因着反击时的亢奋,身体没有受伤的感觉,可现在失血后的浑身冰凉无力、头脑昏沉尽数显露。

 

“除了左肩刀伤外其他均是软组织挫伤,没有大碍,我先帮你止血,刀伤具体还要跟我回医院处理一下,否则有感染的可能。”那个突然闯入的人脱下外套,将里面的衬衫也脱下来撕开,暂时给李熏然做了止血。

 

李熏然无力地半睁着眼任他的手指在肩头灵活的翻动,任他架起自己,扶着他的腰走到那人的车上。

 

虽然头脑里执行着李熏然的程式,可明楼给自己包扎的场景却渐渐让周围失了色,时光飞速倒退,路边高挺的绿树变成弄堂里矮黄的树苗,冰冷的石墙变成明楼床头柔软的靠垫,场景不断地切换着,明楼也从院长的精英打扮变成阳光向上的学生模样,变成仅着睡袍,为自己讲故事的模样,唯一的相似,便是每个场景都给予着明诚生的希望。

 

“还没做自我介绍,我是第一院院长,我叫凌远。”

 

“李,李熏,然。”

 

“好!CUT!”李导激动地鼓掌,一个新人在拍摄中能沉着的应对临时加戏,还是和影帝对戏,实属难得啊,明楼相中的果然是好苗子。

 

下了戏,明楼要赶行程,直接带阿香驱车离开了片场。临走前,他四处看了一圈,正帮忙整理服装道具的明诚像是感应到什么,也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抬起了头,四目相对,两人都翘了嘴角,弯了眼睛。明楼心情愉悦的上了车,明诚手脚愈发的麻利,心情佳,手下的效率更是出奇的高。

 

回到宾馆,明诚准备换衣洗漱,再琢磨下剧本。

 

“呃嗯……”一声闷哼从明诚嘴里溢出,毫无防备的疼痛从小腿直窜到脊背,绕过耳后,闹得头皮发麻。

 

明诚闭上眼,待这一波疼痛渐渐缓解,便低头看去。小腿伤口的结痂几乎被全数掀开,血珠不断地渗出,聚得多了汇成一条条细流蜿蜒着流向地面。

 

再一看手里拎着的深色裤子,外层满是尘土和脚印,内层因染了血而变暗发硬。

 

大概是拍动作戏时不小心蹭破了伤口吧,明诚苦笑,为了追求更好地拍摄效果,那些摔倒和踢打自然是真实的,只是力道小一些,不会受什么大伤,但磕磕碰碰总是难免。

 

明诚认命的找出药箱,熟练地处理伤口,边擦药便吸着冷气,一瘸一拐的将带血的裤子用洗衣粉泡上后便栽倒在床上,本想等一会儿起来做点东西吃,可再睁眼便是第二天。

 

明诚擦了一遍碘伏,又换了纱布,找出条新裤子,边穿边想着受个伤太费裤子了,以后要小心些啊……

 

今天明楼不在,明诚自己也没有戏,他绕着片场走了一圈,一切都井井有条的,便在片场找了个地方暂时歇着,继续研读剧本。

 

“阿诚兄弟,你在这啊,我找了你好久!你一会儿有事吗?”中午吃了饭不久,一个人风风火火的朝着明诚跑了过来。

 

“我没事啊,怎么了刘哥?你先擦擦汗,慢慢说。”明诚见是摄像的刘哥,一面引他坐下,一面给他递了包纸。

 

“慢不了啊,那边特急!老赵不知道吃什么吃坏肚子了,这会儿一趟趟的跑厕所,完全没法工作!可今天剧组分两边拍摄,我们B组就他一个摄影!现在片场熟悉剧本的,又会些摄像的人只有你了,阿诚兄弟,救场如救命啊!”

 

“成,今天拍哪场?”没加思索,明诚示意刘哥起身带路,在路上边走边了解着情况。因为事情紧急,刘哥带着明诚走路速度快了些,明诚明显感觉伤口有些崩裂,一丝丝的麻痒疼痛随着脚步的起落而深浅不一的出现着。

 

“第32场,女三号落水那场戏,拍完这场我们就收工。”

 

“…没问题,交给我吧。”听到落水戏,明诚稍犹豫了下,可思及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救场,便把其他想法都扔到脑后,继续在脑子里构想着一会儿的画面、取景。

 

评论(3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