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十一

毕业论文写到恶心的时候就来翻一翻LOFTER,看一看每一章小伙伴们留下的痕迹,看着看着动力就回来了,好爱好爱你们♥而且就在昨天最紧要的时刻,我猝不及防的收到了好多好多小伙伴的爱♥不过周五就答辩了,今天凌晨才写完也是任性……

-----------------------

第十一章

 

足有一大碗的量的小馄饨让明诚吃的精光,连汤都没剩下一滴,全被他最后捧着保温桶仰头喝进了肚,放下保温桶,明诚还用舌头勾了下嘴唇,被残留的汤汁鲜的眯起了眼。

 

明楼觉得病房内温馨愉快的气氛被明诚灵活的舌尖打破了,裂缝里冒出些粉色的旖旎,浸润在空气里,随着带着些克制的呼吸覆到腑脏上,侵到思想里。明楼发现了自己的异常,他强迫自己转头看向明诚的伤腿,暂且压下心中的讶异,目光正色起来。

 

“现在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伤是怎么来的吗?”

 

听着明楼较往日更低沉的声音,明诚低下头,避开他严厉的目光,“B组摄像吃坏肚子了,我去救场替他下水拍摄了一会儿,之后他请我吃了顿饭以示感谢,是我自己不小心吃了螃蟹。”

 

“继续。”明楼见明诚有就此停下的趋势,出声示意他。

 

“没有了,大哥。”明诚抬头直视着明楼,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可信。

 

谁料明楼突然欺身上前,与明诚的脸堪堪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明楼望着明诚慌乱着闪躲的眸子,低笑道“上次便是这个距离,不过天色太晚,未曾见到那伤口,现在伤口叫我瞧见了,再加上这双闪着关心与真诚的眼睛,你还不承认吗,阿诚?”

 

听着明楼上挑的语气,明诚知道这事定然是瞒不住了,再瞒下去怕是适得其反,他向后缩了缩,稍拉开些距离,便从梁仲春的嘱托开始向明楼一一道来。

 

“那天你明明受伤了,为何拒绝我送你去医院?”明楼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赞同。

 

“我想着大哥您是明星,贸然带陌生人去医院被记者拍到怕是不好。”

 

“自己不就是个记者,难道都没注意周围有没有同行吗?”明楼像是想到什么,表情一下子化开,甚至带上了笑意,“不过技术倒是不错,我竟一点都没发觉被人跟上了。”

 

听着明楼带着调侃的语气,明诚总算放下心来,不由得想跟明楼分享更多,“我劝了梁仲春离开76号工作室了,他还说来给我当经纪人。”

 

“我听过他,在76号总被汪曼春压一头,实际能力还是可圈可点的,你跟着他好好干一定没问题。”明楼抬手看了下时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时间不早了,你要多休息,我明天再来找你研讨剧本,后边有许多地方要做改动。”

 

“晚安。”明楼的声音里有令人安心的力量。

 

“是,大哥。”明诚滑进被子里,调整了枕头,下意识的蜷腿侧卧起来。

 

“嘶!”被遗忘的伤口以疼痛的形式昭示着存在感,闹得明诚五官都皱了起来。

 

“碰到伤口了是不是!你别动,让我看看。”明楼掀开被子,扶着明诚放平了身体,将右腿宽松的裤腿轻褪到膝盖上方。

 

明诚哪里能坦然地让明楼这样细致的照顾他,急忙起身阻止,谁知又蹭到了伤口,不过他忍下疼痛,对明楼扬起笑脸,“大哥,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明楼没理会明诚,一手搭在明诚腿上,一手小心的试探着拿开了敷料,皱着眉看着伤口新肉上刚形成的薄痂又裂成了三段,裂口还渗着血丝。他脱下外套垫高明诚右腿便急匆匆的走了,回来时抱着几个明诚最近熟的不得了的瓶瓶罐罐。

 

“大哥……”明诚看着明楼一言不发的坐在床脚,五官绷得紧紧的样子有些束手无策。

 

明楼坐下后将叠好的外套铺在腿上,而后握着明诚清瘦的脚踝,轻抬他受伤的腿,将他的小腿搭到自己外套。他先给渗着血丝的地方冲洗着消了毒,而后用棉签沾了少许的药轻涂在伤口上。

 

“嘶!”明诚只觉腿上传来一阵皮肉分离般的生疼,没忍住倒吸了口凉气,腿也跟着颤了颤。

 

明楼连忙凑近了伤口看去,懊恼的发现棉签的棉絮不小心刮住了不平整的结痂,刚刚他手一抬好悬没把结痂掀翻。

 

涂药的后半程明楼几乎是拿出了学生时期做化学实验的架势,以免再因他的不小心致使他家阿诚再有闪失。

 

被大哥照顾的幸福感觉几乎冲散了伤口的蛰痛。可明诚随即有些失落的垂下了眼,一定是因为明台一贯太调皮,总像小时候那样磕磕碰碰的,大哥照顾起人才会这么熟练吧……

 

“别乱想。”明楼只消一眼便懂了明诚的心思,“昨夜你高烧到凌晨,吊瓶打了一瓶又一瓶也没见温度下去,我就找了酒精给你擦身来着。顺便也向护士学习了怎么处理你着伤口。人家护士还是个大姑娘,相信你也不会好意思让她大半夜来帮你擦身,处理伤口。”明楼嘴里开玩笑似的说着,可手下的力道却稍稍重了些,似是在微惩这个对自己没信心的弟弟。

 

“嘶,呃,大哥,轻,轻点。”明诚觉得之前屏幕上由绚烂的色彩组成的的明楼离自己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十多年前那个模糊的,高大而温暖的身影正踏着坚定地步子朝自己走来。


评论(2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