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二十三

第二十三章

为终于把除了写文以外的所有活儿都做完了!!!!最近晚上空闲时间都可以安心写文了!!!!!
快一周的时间没更,我自己也是备受煎熬_(:_」∠)_白天偷时间刷一刷LOFTER😂晚上回家还之前答应别人要做的视频和文章😂每天我打开电脑的第一时间都打开有生之年的文档,可每次都和关机一起关闭了_(:_」∠)_
拿什么拯救一个办事效率低的拖延症患者_(:_」∠)_
----------------
明楼瞪着酸涩的眼睛看着明诚的吊瓶滴下最后一滴药液,提醒着三分钟前他叫来的值班护士进行处理,待时间差不多了,他松开按着明诚手背针孔的手,确定针孔不再渗血,才伏在床边堪堪打了个盹。

远处传来孩子的笑闹声,是小祖宗一样的明台拉着逐渐开朗起来的阿诚在花园的滕树下捣鼓着什么,天空澄澈,微风和煦的日子里,滕树晃荡着摆来摆去,落下一阵细细的灰,明台见到阿诚汗水浸着灰尘的花脸夸张地抱着肚子笑着……他领着眉目愈发清秀的阿诚上街,想着马上要换季,该给他添几套新衣服。路边有阿诚爱吃的点心,腾腾的白气昭示着即将出炉的美味,他匆匆找到了排尾站定,待他捧着温热的点心回到书摊前,却怎么都找不到刚刚留下来看书的小男孩……阿诚?阿诚?他捧着点心四处寻找,却在回头的瞬间跌入了一片光亮……热……光亮散去他最先感到的就是热,而后他看到扑倒在地的阿诚,少年已经完全长开了,颀长的四肢委屈的压在身子底下,而后被人舒展开,扶上了冰冷的急救车……

像是一股电流掠过脊背,明楼身子一抖便醒了过来。交叠着的胳膊已经麻木,隔着毛衫都被压出两道红印子,他甩着胳膊走到给手机充电的插座前按亮了手机。

5点04分

明楼看向病床上熟睡的明诚,昏暗的环境下他只能勉强辨清轮廓和他黑色的头发,明楼突然心念一动,连忙凑近病床,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贴近明诚的头,听到熟悉的,规律的呼吸声才松下一口气。

他太怕了,他再也不能忍了,他恨不得明天就把阿诚带回家。如果当年不是他没看好阿诚,大概他们谁都不会进这劳什子的娱乐圈,不会没得休息,没得自由又随时陷入险境。也许他们会去外国留学,法国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阿诚读大学的时候自己大概都可以留校教书了,明台那熊孩子肯定会吵着过来,大姐不知道要多想她的弟弟们。也许他会学经济,回国后帮大姐打理明家产业,阿诚就不要学了,选一门他喜欢的专业,开开心心过一辈子,艺术或者科研大概都适合他。谁都不会有危险,都也都不会分开太久。

明楼去卫生间用凉水胡乱洗了把脸,就离开病房,开车回了他在北京的房子。自上次把明家老厨子庆叔请来北京后,明楼便没急着让他回去,而是把庆叔安置在他北京的房子里。阿诚在明家的时日里常和庆叔一起流连于厨房,阿诚的口味庆叔最是了解,昨晚他们便约好了今日的早饭庆叔来做,明楼去取,当明楼车子停在别墅楼下,庆叔也刚好收火,做完了最后一道小馄饨。

“我,我这么多年没见到阿诚了,我也不知道他爱吃什么,就捡了几样他过去爱吃的一并做了。”

“真是辛苦您了,这大早晨的,庆叔您赶紧去睡个回笼觉吧,我就不多说了,先把饭菜送回去要紧,省的白白浪费了您对他的关爱。”明楼双手拎着两个保温饭盒,左手手臂还夹着一个,右手手臂也没闲着,挎着一个塑料袋,他和老人说了几句就匆匆回了车里,向医院驶去。

明诚醒来时已经是差一刻九点,房间仍昏暗着,明楼在床前眯着眼看书,细看发现,一本如何护理病人的书已经被他读了大半了。室内光线大半被厚实的窗帘挡住,余下一点从缝隙散射出一条金光,让人觉得勾勾手指便能开启一片最珍贵耀眼的宝藏。

明诚就是在这样的暖意下醒来,他轻眨着眼看向明楼,明楼也收到讯号一般抬眼迎上他的目光。

果然每次四目相接之后都是温暖又调皮的微笑。

“你可算是醒了,不过就算不醒,十几分钟后我也要叫你起床了,庆叔单给你做了好些东西,再不醒早餐都要放不住了。”明楼合上书,起身到卫生间浸湿了手帕,回来给明诚擦脸擦脖子,发虚的身子透着些薄汗,皮肤摸起来凉凉的,明楼突然觉得想代替手帕直接触到明诚的脸颊,他暗定心神,抛下这种莫名的想法,专心替明诚擦了起来。

“大哥,我,我可以自己来的。”明诚略微闪躲着小声抗议,可明楼手一伸便制止了他的动作。

“当哥哥的想照顾弟弟有什么不对吗,更何况弟弟还病着,哪有让弟弟自己动手的道理。”明楼一脸正色,细心的擦过每处地方就放下了手帕,拿盆和杯子给明诚漱了嘴,便展开桌板把庆叔做好的东西一样样都摆在了明诚眼前。

明诚看着带着熟悉褶皱的的烧麦、包子,散发着香气的葱油饼,还有刚刚落定,表面还有波纹在震的豆浆,眼神一下比一下晶亮,不过他最后还是拿起了小馄饨,那是他来明家后吃到的第一顿早餐,美味温暖的不可置信的早餐。

“这个碗比较烫,我怕你没力气拿不住烫到自己,所以还是大哥来吧,嗯?”明楼让明诚放下小馄饨,自己一手拿着汤匙,一手端起盛着小馄饨的瓷碗,舀起一颗皮薄晶莹的小馄饨,吹了吹送到了明诚嘴边,“这么大了,不用哥哥喊‘啊’了吧。”

明诚被突然开始不正经的大哥闹得有些红了脸,他一口咬下嘴边的食物,牙齿和汤匙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明诚的脸颊更红了些。

不过三颗小馄饨喂下之后,明诚的脸色渐渐由红转白,在吃下第四颗的时候他咀嚼了好一阵子,一边悄悄将手伸到被子下抚摸着胸膛顺着气,一边深呼吸试图将嘴里的小馄饨机械的吞下去,压下从胃里升起的恶心感。明诚觉得平日里鲜美的虾米也变了味,那种海边的腥气让他的胃反应更加剧烈。

明楼是在喂第六颗小馄饨的时候发现不对的,那时明诚的眼神都有些直愣,脸上肌肉像是在抖,唇角也是紧绷着。

“阿诚?阿诚?阿诚你怎么了?你别吓我,阿诚?”明楼放下手里的碗,马上按了床头的呼叫铃,可这时明诚突然掀了被子下床,可身体虚弱尚未恢复的他刚迈开步子便摔倒在地上,脑子里突然袭来的眩晕与沉重感撕扯着他的平衡,吞噬了他的力气。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他还没完全起身的时候胃部再次传来不适,像被一只大手抓住吊起来,明诚喉结一动,再也忍不住呕着将刚刚吃下的早餐悉数吐出,到了后期没什么可吐的,便一直难受的干呕,嗓子一片灼痛,眼睛也胀痛,充血的厉害。
--------------
这期跨界歌王凯凯好帅😍😍😍😍超喜欢那身订制的燕尾服😍😍😍😍宽肩窄腰小翘臀😍😍😍😍和我在现场穿的伴娘服特!别!配!😂反正现场没有穿婚纱的,那新郎就是伴娘的了😂😂😂

评论(3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