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二十六

第二十六章

两腮的肌肉因为牙齿过于用力的咬合而发酸,脖颈两侧连带着现出条条青筋,精神和身体都高度紧绷的明诚在听到导演的指令后,轻呼出一口气,可放松的瞬间眼前突然一阵模糊,脑子里一波比一波强烈的疼痛朝他袭来。
 
明诚强撑着面上的笑容和工作人员打了招呼,控制住眩晕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推门进到片场边上一间空病房,关上门的刹那,卸下所有防备的他便再也抵不住脑子里炸裂一样的疼痛和无尽的眩晕,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

一身冷汗的明诚半侧身体都贴在冰冷的瓷砖上,不过侧脸抵住地面竟让他觉得舒服了些,可没过多时一阵刺骨的寒意便从脚底直击后脑,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动了动因为昏倒时最先触地而隐隐作痛的肩膀,缓缓抱臂环住了身体。

歇了一会儿多少缓过来些的明诚心里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深吸一口气,咬牙撑住地面站了起来,稳了稳身形便推门走了出去。
 
受伤以来明诚几乎习惯了不分白日黑夜随时袭来的头痛和眩晕,可被翻来覆去的不适折腾了几天,人自然而然瘦了一大圈,原本合身的衬衫今天穿来也显得空荡荡的。寒冬腊月里穿着一件不大合身的衬衫和单裤,在空气都透着寒意的病房里和冰冷的瓷砖一起躺了近十分钟,再度开始拍戏时,没多久明诚就觉得一股热意迅速驱走了身体的寒冷,渐渐地连呼吸都烧了起来,可胃里却凉的像是揣了块冰。他尽量忽视身体各处的不适,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拍戏上,刚刚拍了几个镜头补全了与替身衔接的部分,现在剩下一点简单的动作他执意要自己上。
 
李熏然试图救下人质却没成功,他气喘吁吁的看着有些激动起来的男人,听了他的要求双手举起,把刀扔到了距离他两米开外的地方。
 
“咣当”一声刀柄落地,还挟持着人质的口罩男人终于找回理智,想起今天的目的是带走李熏然,砍掉凌远调查蔺漪阳时的左膀右臂,不过如果能碰到凌远也可一箭双雕。他眯起眼睛看着走廊尽头出现的渐渐清晰的人影,不是凌远是谁?
 
一直在找寻合适时机的李熏然趁口罩男分心的当口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手肘狠厉的顶上他的侧腹,口罩男吃痛弯腰的同时松开了对小护士的钳制,李熏然又抬脚将那人踢倒在地,趁他还没起身一把将小护士推到一旁的诊室里。
 
“砰!砰!”转角处竟然射出两发子弹,李熏然敏锐的俯下身子,而已经走近的凌远也侧身紧贴墙壁躲了过去。
 
“砰!砰!砰!砰!”一个人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身上的血洞,鲜血汩汩涌出,两秒之后他便倒了下去,李熏然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对方竟然不顾自己人的性命,而且目标是凌远!
 
“砰!砰!砰!”两个全副武装的人端着枪从转角处出来,更加广阔的视野让他们的目标更为清晰,下手也更加迅速与狠厉。
 
李熏然和凌远一边小心的躲避着,一边祈祷警察能快点赶来,凌远想把李熏然也推到诊室里,可就在他行动的时候一发子弹朝他袭来,角度刁钻的竟是避无可避。
 
危急间李熏然抓着凌远转了个身,而后血色便在凌远眼前炸开。
 
“好!卡!今天明诚就拍到这里吧,这场剩下的镜头让替身完成就好。”
 
可算是得了导演的命令,明楼马上担心的看向累的靠在一旁休息的明诚,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拍摄中妆容的问题,他觉得明诚的脸色有些异常,脸颊绯红,唇色苍白。他见明诚脸上满是汗水,脸颊上蹭着拍戏时肩头处破开的血浆,便向工作人员要了纸巾想给他擦净,可手触到额头的瞬间他就急了,“阿诚,阿诚?你发烧了!”
 
明诚此时已经被热意灼烧的迷迷糊糊,混沌间他眨了眨眼,拼命的分辩出明楼的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语,在脑子里反映了几秒才将手搭上额头。
 
“啊,是挺热的……”
 
明楼几乎被明诚的耿直气的笑起来,公共场合下,他没法对明诚太过亲密,只能叹着气扶着他的肩膀把他带回了他的病房,路过他主治医生的诊室时顺便叫上了一直待命的医生。
 
“体温38度9,只是拍戏应该不能烧成这样。”医生皱着眉看着手里的温度计,对明楼道:“一会儿我给他开针退烧药,你先帮他把衣服换了吧,这么一身血穿着应该听不舒服的。”
 
明楼鞠躬行礼的送走了明诚的主治医生,关门后找了件替换的衣服,拿到暖气前翻来覆去的烘烤,时不时的转身看着裹在被子里,只露出烧红的俊脸的明诚。
 
看着明诚因为不适下意识皱起的眉头明楼又是气又是心疼,心里还有一丝后怕。虽然是拍戏,可他就是见不得阿诚身上染着血的样子,戏里他抓着自己转身挡枪的瞬间激的自己心头一颤,呼吸都笼罩在莫名的紧张和恐惧之中,沉痛的感觉将他淹没,仿佛阿诚真的在眼前受了伤,仿佛过去真的经历过一样。
 
明楼闭上眼平和了翻腾的思绪,动作温柔轻巧的将明诚从被子里捞出来,脱下染血的衬衫,稍作清洁,换上了被暖气烤的暖烘烘的病号服。明楼一边给他系着扣子一边翻来覆去的唠叨着,让明诚牢记下次不许逞能。
 
明诚自知理亏,也不敢反驳,加上脑子里疼痛、混沌乱成一团,身体里仅有的精力也献给了片场,就大睁着眼睛乖顺的听着明楼的唠叨,结果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明楼打理好衣物之后发现眼前人正一下一下轻轻点着头,只能无奈的托着他的脊背轻轻将他放下,又牵过被角牢牢压在他肩头,最后看着明诚的睡脸无奈的笑了。

-----------
明楼冥冥之中感觉到的,曾经发生过的剧情是《 如果阿诚在火车站为大哥大姐挡下子弹 》23333333333

今天的lo主好寂寞_(:_」∠)_在寝室每天像留守儿童一样_(:_」∠)_我起床的时候仅剩的两个没离校的室友已经上班去了,她们下班之后吃过晚饭就上床睡觉了_(:_」∠)_宝宝独守空房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_(:_」∠)_作为本地的叶良辰明明我是为了和她们多一起住几天才没回家的啊摔_(:_」∠)_

评论(5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