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

第一章

 

夜色下,幽幽的红色光点透过街边矮树丛稀疏的枝叶,伴随着些微“咔、咔、咔”的声音不停地闪烁着。

 

“啪!”枝叶一阵摇动,“唉,这都第十三个包了……”明诚无奈的低语,叹着气收回晚到一步的手,重新放到相机的快门上,四肢传来细微的痛痒,让他不适的动了动伏在地上的身体。明诚心里祈祷着那个人快点出现,再迟些他怕是整个人都要被秋后的蚊子搬走了。

 

正在他出神间,远处传来了嗡嗡的引擎声,一辆黑色保姆车由远驶近,停在了酒店后门,闯入了明诚的镜头。

 

见到熟悉的保姆车,明诚赶忙抬头,果然,326房间已经一片漆黑,他紧盯着相机,右手食指微微用力,随时准备定格住下一秒。

 

“咔”明楼和助理阿香走出自动门

“咔”司机跑下保姆车,来到明楼面前匆匆和他说了些什么,跑进了宾馆

“咔”明楼突然皱眉,右手撑住额头

“咔”阿香拉开保姆车车门,明楼挥了挥左手制止了她

“咔”一阵凉风吹来,明楼放下了右手,深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

“咔”表情舒展了的明楼独自朝前走来

 

正调整焦距的明诚看着取景框瞪圆了眼睛,明楼前方的电线杆上有一块广告牌被风吹得摇摇欲坠,一大半都脱出了外框,若是按照这个角度砸下……

 

明诚来不及细想,起身跨出矮树丛便朝明楼的方向奔去,一阵凉风划过脸颊,他暗叫不好,可越是着急,僵硬的身体偏偏越不听使唤,被一个石块绊了一下的他只来得及抱住明楼向前一扑。

 

“砰!” “啊呀大少爷!”

 

时间像是暂时停滞在短暂的对望中,明诚赶在阿香跑来之前不舍地移开了眼睛,虽然夜色昏暗,但他仍能看见明楼眼中那熟悉又陌生的温暖和担忧。意识到身体交叠的姿势有些尴尬,他抽回垫在明楼脑后和肩膀下的手臂,撑着地翻身站了起来,可刚迈开一步,右腿便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痛意袭来的猝不及防,让明诚好悬没再次栽倒在地上。

 

“你怎么样,撑得住吗?”明楼一把扶住了眼前的少年,“阿香,来帮我一下,我们把他扶到车上去,然后你去厕所门口喊一下老赵,让他快点出来,等下先开到附近的医院去。”

 

听着明楼的关心,明诚差点掉下眼泪来,他低着头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挣开了明楼扶着他的手,尽量平稳了语气,“我没事,刚刚只是突然抽筋了,这位先生您去忙吧,忘记这段插曲就好。”说完便咬牙快步朝着反方向走去。

 

“不行,现在光线不好,我不能断定你没事,跟我去做个检查吧。”明楼三步两步赶上明诚,刚想伸手拉住他,明诚却小跑起来。

 

“先生再追……我就要……要跑得更快了……”明诚没有回头,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着。右腿的疼痛不断侵蚀着神经,他死死地握着拳,血管鼓胀,指尖青白,汇聚着力气,拼命的克制着身体不要软倒下去。

 

少年倔强的背影在夜色下越发模糊,明楼无奈,提高音量“哎,罢了,这位兄弟,你不要再跑下去了,我不追便是。”

 

明诚闻言松了口气,他缓下脚步,弯着腰,双拳抵住颤抖的膝盖,剧烈的呼吸间喉咙深处发出挣扎的气声。明诚想回明楼句什么,可一时间却发不出声响。

 

“刚才多谢搭救,我的名片便放在这里了,你身体有什么不适请尽管联系我。”见明诚停下脚步,明楼也稍放下心来,他抬手看了眼手表,现在赶去剧组还不算迟到,便快步走向了保姆车。

 

明诚回身目送着黑色保姆车的离去,直到它和夜色融为一体才彻底放松身体里紧绷的弦,忍着痛拖着右腿一步一步挪回了他蹲点的草丛中,手中紧握着明楼在路上留下的名片。

 

小心的收拾起了满地的设备,明诚慢慢起身,可站定的瞬间还是眼前发黑,世界都旋转起来,头也沉重的不得了,他按着太阳穴挺过这段眩晕,待眼前恢复了清明,便迈开步子向家走去。

 

失血让明诚的视线愈发的模糊,身体也在秋风中打着哆嗦,他强撑着走回出租房,刚关上房门,没走出两步路便身体一栽倒向了黑暗。

 

 -------------------------------------------

话说这篇文的名字的得来过程完全符合我逗比的人设。。我跟我朋友说我要写文,鉴于我平时重度拖延的毛病,他说有生之年能看到这篇文完结吗?之后就一直用有生之年代指这篇文。。最后我就用了这个词做名字,哈哈哈哈取名无能星人的一大壮举


评论(2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