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楼诚】有生之年(娱乐圈AU)三十

第三十章

 

夜色下,一个高挑劲瘦的男人蜷缩着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不一会儿,似乎是裸露在外的皮肤感觉到丝丝凉气,整个人不自觉地向沙发里又钻得深了些。

 

“啪。”

 

“唔……大哥?”一向浅眠的明诚听到大门处的响动便醒了过来,他抬手按了按有些昏沉的头,尚未睁眼便开口叫住了来人,声音还带着些将醒时的沙哑。

 

“阿诚?”明楼一边快速的关上门一边摸着墙边的开关,啪地一声,视线便亮了起来,“怎么在这睡着了?也不盖上被子,有没有不舒服?”他快步走到沙发跟前,脱下手套探了下明诚额头的温度,“又有些烧!你呀……唉,算了吧,先回房间吧。”

 

明诚见明楼绷着一张脸,有些心虚,他张嘴想要辩解什么,但看着明楼写满担忧又格外严肃的侧脸,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得安静地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

 

“你先进被子里,把上衣脱掉。”明楼脱了外衣又脱了西装,只剩下一件衬衫,他一边挽着袖子一边看向杵在一旁的明诚,“还愣着干什么,快脱了,我给你擦身降温。”

 

“大哥,我不用……”

 

“自己先找体温计量一下度数,一会儿我要听到结果。”

 

“……是,大哥。”

 

明诚躺在床上夹着体温计望着天花板出了神,觉得明楼的气来得不明所以,转念一想又厌恶自己折腾了许久却仍未痊愈的身体,随即又被自己气笑了,明诚啊明诚,二十多年的风雨飘摇哪个不是自己挺过来的,怎么年龄越大反倒金贵起来了……他定了定神,掀起被子就要下床,却被端着水盆走过来的明楼抓了个正着。

 

“去哪?”

 

明诚赤裸着上身僵坐在床边,看着明楼放下水盆,厚实的大手朝着胸膛伸过来,距离越来越近。

 

“38度7,你准备烧到多少度才老实一些?”

 

腋下的体温计被抽走,明诚有些恍惚,又被强塞进被子里,只留下一条手臂在外边。

 

明楼拧干了毛巾认真地擦拭着明诚的手臂,看着温热的毛巾刚触到他时身体总要抖一下的情景,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总是这样,再冷都纹丝不动,可一旦热起来总要抖三抖,像是受不得别人对你哪怕一分好。小时候我不知费了多少功夫才让你肯乖乖的让我检查你被桂……你的伤势,几天后大姐要来照顾你,我反倒不舍得,也不愿再让别人来照顾你了。以前明台磕了伤了,都是大姐哄着去清洗、上药,我从未搭过一把手,谁知到了你这儿,我成了专属的护士了。”

 

“那时候和现在多像,你一样发着热,身体躺在被子里像小动物似的直抖,露着一条胳膊任我反反复复的擦着。”

 

“不过当年你身高才到床的一半,现在脚都要长出去了。这胳膊也结实了,也黑了,旧的伤疤已经去了,新的伤痕还未见消。”

 

叨念了许多,明楼掀开被子,开始擦拭明诚的脖颈和肩膀。

 

“我当初去做演员,最大的原因就是希望你能在屏幕上认出我,找到我,找到这个家……谁知道你和我走上了一样的道路。演员不比其他职业,大哥心里清楚你一个人是怎么咬着牙走过来的,我也不劝你什么,只希望你能好好的。你记住,无论什么事,都有大哥陪着。”

 

“大哥……”明诚的声音带着哽咽。

 

“我们都是最能让你放松自己的家人,我希望走出家门的明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回到家里的阿诚是累了便不用说话,倦了就到大哥身旁歇歇,心情好可以嬉笑打闹,心情不好便像明台一样到大姐身边撒个娇的孩子。”

 

“有些话,有些事大哥都迟到了好些年,等有时间大哥一样一样带你去补回来,你愿意吗?”

 

“不过前提是你要快点好起来,不能再让我们担心了。”

 

“大哥,”明诚像突然被阳光照亮的向日葵,明亮的眼眸里闪着数不尽的光彩,“医院给护士的伙食真不错。”

 

“嘿你小子!再说一遍?”

 

“我说大哥真帅。”

 

“这还差不多。”

 

明楼明诚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再加上洗洗擦擦的一直折腾到了下半夜才熄了灯。

 

因为近期经常赶戏休息不好,加上一直精神紧绷的照顾着明诚,明楼疲惫的抱了床被子放在明诚身边就合衣躺下了,可刚触到枕头脑子就嗡嗡地响,从内而外的,旋转着拉扯着疼痛,好像有把刀在脑子里刻着沟沟壑壑,又好像有一股引力要把他拖到地心的熔岩里去。


---------------

原本我是要写大哥在照顾阿诚的过程中因为一些反应意识到了自己喜欢阿诚,结果因为昨天的事一下子就变了方向,今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发现大家都有那么一段或几段压力太大,精神崩溃的时候。。。对于过去的我们来说大多压力来自学习,来自升学,而且我俩都曾经对自己动过手。。。不过考完试马上就好,立竿见影。。若干年以后,我有了孩子,我的孩子在各种人生关头的时候我一定会多关注TA的,嗯,最后希望逝者走好,生者长安。

评论(22)

热度(114)